你好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穿越反派之子 > 第31章 春光满园
    因为灵天亮就要离开,有事要做,艾文也不好意思再去折腾她,免得没有力气去做任务,这么一来艾文可就受罪了,一个大美女就在怀中,可是却不能动,艾文感觉欲火升腾。

    艾文睡不着,干脆起床,看看时间发现才四点多,距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虽然艾文为五人众改造花费了不少精力,但并没有觉得疲累,仍是精神奕奕的样子。

    怎么办好呢?看来精力太旺盛也不一定是好事,这时艾文目光一闪,想到了睡在另外一个房间的纲手,休息了大半个晚上,应该恢复过来了吧?我不好对灵下手,对你可没有这么多顾忌,正好把你的力气折腾没了,你也不用再去赌博,少做一次肥羊,也算是功德了。

    艾文脸上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轻手轻脚的出了门,一直沉睡的灵却睁开了眼睛,低头看看自己的胸脯,口中喃喃道:“难道少爷就那么喜欢大的吗?我已经努力喝木瓜奶了,为什么就不能长得像她那么大呢?”

    其实灵的也不算小,已经达到d了,可是比起纲手来还是远远不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有些东西还是要靠天赋的。

    艾文来到纲手的房间,轻轻地推开门走了进去,现在正是夜间最宁静的时候,房内漆黑一片,但是丝毫不能挡住艾文火热的目光,纲手露在被子外面的一条洁白手臂是那么的诱人。

    艾文将房门关好,轻轻笑了笑,心里有些急不可耐,将身上衣物迅速脱去,光着身子掀开被窝钻了进去。

    被窝中的佳人只是穿了一件薄薄的衣衫,摸起来柔软细滑,令人消魂,一头金色秀发披散在枕头上,似乎在黑暗中单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让人着迷。

    佳人似乎仍然在沉睡,不知艾文的到来,但是艾文却很清楚地听到佳人的心跳猛然加速起来,人已经醒了,只是装睡罢了,而且还故意扭了扭身体背对着艾文。

    艾忍不住笑了笑,要是三忍之一的纲手如此大意,被人近身还没有发觉,那岂不是笑话,艾文露出一个坏笑,欺身上前,手臂环过纤细的腰肢,将温香软玉的娇躯紧紧的搂紧怀里,大手婆娑着平坦的小腹。

    纲手的喘息粗重了几分,如此暧昧的情形艾文哪还忍得住,热血上涌,大手从小腹上滑,将一只巨大而饱满的果实紧紧的握住,因为实在太大,一手根本握不过来,只能在顶峰轻轻揉捏,感受着那一份温热柔软。

    “嗯……”随着艾文不断加大力道,纲手终于忍受不住,一声浅浅的呻吟在艾文耳边响起,让艾文再也不满足这种手足之欲,大手便放弃高耸的山峰,径直向下,穿过漆黑的丛林,去探寻水源丰沛的溪谷,顺着那条光滑纤细的美腿,来回抚摸,娇嫩滑腻的触感让艾文砰然心动,一时童心大起,轻轻地抚弄起来。

    ?纲手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没过多久那里就变得异常湿润了,指尖上沾了许多水渍,而那双纤长的美腿,也下意识地绞紧,似乎在微微颤动着。

    “别……”

    纲手终于按耐不住,出声阻止,可是艾文哪里会听她的,手指摸着那泛滥成灾的溪谷,便伸出一根食指,轻柔地探了进去,滑溜溜地顶到最深处……

    “小妖精,现在装不下去了吧,来吧!”艾文直接把纲手翻过来,让她仰躺在床上,然后压了上去,找准位置也挺枪直入。

    纲手瞬间被一种充实感塞满,再也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一阵阵呻吟,任凭艾文在自己身上驰聘,喘息声,呻吟声,连绵不绝。

    一开始纲手还能奋力迎合,可是两个小时之后,浑身的力气散去,整个人像是脱离水面的鱼,只能仰起雪白修长从脖子,张着檀口,努力呼吸这空气,一股酥麻震颤让她只能任凭艾文摆布。

    纲手已经不知道艾文要了自已多少次,不知道自己是在云间还是在地底,从最初主动的迎合如今已经变成了本能,让她几近忍受不住想要引吭高歌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

    “纲手大人,你醒了吗?我们该吃饭了,你不是说今天要去赌场回本吗?”

    本来已经被艾文折腾的几近昏迷的纲手听到静音的声音,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不知哪来的力气,伸手想要推艾文。

    可是艾文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探出双手抓住纲手的改腕,把她禁锢在那里,不但没有停下,反而更快了几分。

    “啊……呜!”纲手忍不住叫了一声,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强行把自己的声音压了回去下。

    “纲手大人,您怎么了?我要进来了。”静音听到纲手房间异响,不由心生怀疑,就要推门而入。

    “别……别进来,我有些累了,要休息,你先去吃饭,不用管我,噢……”

    纲手话说到一半,艾文却忽然作怪,在她胸前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纲手不由发出了一声长长呻吟。

    这下静音听清楚了,哪还不明白怎么回事,羞得满脸通红,转身跑了,心中暗骂狗男女,天亮了还在干这种事。

    纲手听到静音匆匆离开的脚步声,又羞又急,全身一阵紧缩,同时一团热火仿佛释放出最后的热量,然后挺动几下,终于离开了她的身体,整个人一下子轻松下来,她已经是一丁点都挪动不了,身体像是被抽去了骨头一般筋肉酸软,只任凭艾文轻轻伸手揽住了她。

    艾文看到纲手额头上的汗水,浸湿了她那金色的头发,不由心生怜惜,轻轻帮她擦干净,细碎的吻轻轻落在了她的面颊额头和双唇上,本来艾文打算就此放过纲手,可是看到她诱人的样子,忍不住伸出手来摸向她两腿之间的神秘之地。

    “不要!我真的不行了,都快出血了。”纲手满心惊惧的轻叫一声,努力的退后了一点,卷紧了被子,又气又恼地看了过去,却迎上一双带着戏谑神情的眼睛。

    ?纲手羞恼的瞪着艾文,咬着嘴唇骂道:“你这混蛋害惨我了,静音肯定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笑话我呢。”

    “知道就知道了呗,这都好几年了,我在你的房间进进出出,她不知道才有鬼呢,何必自欺欺人。”

    艾文脸皮太厚,根本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可是纲手毕竟是个女人,哪怕平时表现的大大咧咧,在这方面还是会有些放不开,虽然她也知道静音已经猜到了自己和艾文的关系,可是毕竟隔着一层窗户纸,每次完事之后艾文都会离开,没有摆到明面上。

    可是这一次不同,天都亮了,这次之间来了个白日宣淫,还被静音给抓住,纲手别提多尴尬了。

    纲手说来说去,艾文始终是那副不在乎的样子,纲手气得伸手要来掐艾文腰间的软肉,可是艾文哪里在意,不但没有闪避,反而趁势把手伸进被子里,握住胸前一对巨大的柔软。

    艾文心中一荡,立马又硬了,掀开被子钻了进去,两具身体毫无隔阂的贴在一起。

    艾文从纲手的背后将其抱住,双手很不老实的在纲手身上抚摸着,沿着自脖颈向下摩挲,在峰峦处轻轻捻了两下,刺激的纲手浑身无力,低声呻吟,又探了下去。

    纲手浑身一僵,犹豫了片刻,最终放弃了反抗,任凭艾文为所欲为。

    艾文露出一个笑容,从背后一插到底,奇怪的声音再次响起,屋中激战正酣,外面太阳已经高高升起。

    来来回回不知激战多少次,纲手彻底瘫软在床上,整个人都昏迷过去,被艾文搂在怀中补觉。

    直到中午的时候艾文才起床,虽然只休息了几个小时,但是已经彻底恢复过来,精神奕奕,身心得到空前满足,走起路来都虎虎生风,至于纲手那就惨了,个天就别想起床了,更不用说去赌场了。

    果然纲手在床上躺了一整天才勉强恢复过来,午饭都是在床上由艾文喂着吃的,期间还被动手动脚,占了无数便宜,让纲手不禁翻着白眼,暗骂艾文禽兽。

    等晚上的时候刚,纲手好不容易有了力气,吃了晚饭之后准备,准备活动一下,却发现艾文又一次带着猥琐的笑容缠了上来,根本不容纲手拒绝,直接横抱起来,一留烟钻进房间,开始新一轮的征伐。

    接下来一连几天皆是如此,纲手甚至连去赌场的机会都没有了,白天躺在房间里休息,恢复体力,晚上被艾文折腾得筋疲力尽,轮转不休,艾文的体力好以无限,肾就像是铁打的一般,永远不知疲惫。

    纲手开始怀念起灵来,灵在的时候艾文只是折腾她上半夜,后半夜个人会由灵来接替,当初艾文还说两个房间走来走去太麻烦,要来个大被同眠,灵也没有拒绝,结果纲手把艾文骂了一顿,纲手无论如何也放不开面子,可是现在如果再来一次,纲手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同意。一个机会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同意,她实在受够了艾文无休无止的索求,只希望灵能够快些回来,帮她分担一下艾文的火力。

    就在纲手身处于身水深火热之中的时候,波之国内卡卡西与再不斩之间的激战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卡卡西施展雷切,右手缠绕着雷电向再不斩冲刺过去,由于再不斩被卡卡西通灵出来的忍犬咬住,根本无法躲避,挨上这一记雷切必死无疑。

    关键时刻白义无反顾的挡在再不斩身前,要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替再不斩挡下这必死的一击。

    轰隆隆!

    大地开裂,一座小型冰山从地底冒,挡在卡卡西和白之间,卡卡西的雷切撞在冰山上,冰屑四溅,最终没能击穿冰山,雷切被挡了下来。

    “干的好白,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招,看来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再不斩趁机挣脱了八忍犬束缚,夸赞了一句,他以为这冰山是白制造出来的。

    白却愣在那里,看着面前的冰山,一时反应不过来,听到再不斩的话才清醒过来,连忙道:“再不斩大人,不是我,这不是我的忍术。”

    “不是你!”再不斩也愣了,这分明就是冰遁,水无月一族的招牌血迹,现在水无月一族被灭,就剩白一人,难道还有人能够使用吗?可是再不斩也清楚,白绝对不会欺骗他,一时陷入迷茫当中。

    这时再不斩忽然发现,白的表情有异,似乎受到了惊吓,正看着自己的身后,不仅是白,就连卡卡西也是同样的表情。

    再不长猛然转身,发现不知何时在自己身后不足三米的地方站了一个戴着冰面具的女人,靠的如此之近,以他精英上忍的实力居然没有发现。

    “什么人?”再不斩迅速带着白后退,拉开距离,如此一来白和再不斩卡卡西,以及刚出现的冰面具女人形成了三角之势,再不斩虽然身受重创,但是仍然凶悍异常,杀气腾腾的看着刚出现的冰面人。

    冰面人自然是灵了,总算赶上了,在最后时刻把白救了下来,这让她松了一口气,要是再晚一步就无法完成艾文少爷交代的任务了。

    灵的目光一直集中在白身上,至于在再不斩看都不看一眼,这让再不斩很生气,感觉自己被无视了,可是身受重创的他也没实在没有底气,只能把一肚子气憋回去。

    同样憋屈的还有卡卡西,好不容易把再不斩击败了,眼看着就能杀掉,没想到又出了变故,这新出现的人也不知道是敌是友,暗中打个招呼,让鸣人和小樱带着不知死活的佐助以及达纳滋聚过来,小心翼翼的戒备着。

    灵从白的眼中看到了一种纯净,不由心生感慨,这种人认定的事情很难改变,恐怕不会跟自己走了,不过还是要试一下,灵想到这里,伸出一根手指点了一下,冰遁的力量显现,在她面前出现了一个跟白一模一样的冰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