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南皇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审判(3)

第一百三十六章 审判(3)

    第一百三十六章审判

    说到这里,秦怀玉顿了一下,锐利的目光在所有死囚的身上扫了一圈,才继续道:“别天真了,你们罪大恶极,让太子和我们军队损失了那么多钱,难道还指望我们用法律杀你们?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你们知道殿下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有多么的震怒吗?他行事向来是冤有头债有主,从来是不会连累家人的,但这一次也被你们彻底的激怒了……哎,别怪我们下手狠,实在是你们做的事情太恶毒了……不但让殿下损失了不少钱,更是资助了殿下的敌人……你们可知道,就因为你们手中流出去的这笔钱,给殿下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吗?又给他带来了多少损失吗?你们的罪过大了去了,就算是死一万次也不够你们偿还的……还想保住家人?别开玩笑了。●菠/萝/小●说

    至于殿下的名声,这个更不需要你们来担心,因为从始至终这件事就都是我和宝庆干的,和殿下没关系,就算朝廷要惩罚也只是惩罚我们,殿下不会受一点牵累。”

    “不,你们不能这样……我愿意交代,我可以将我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求求你们不要拿我的家人泄愤?”龚秦第一个绷不住了,立刻哀求道。

    “对,我愿意交代我知道的一切,我还知道一些你们不清楚的隐秘,我愿意全部说出来,只求你们救救我的家人。”陆飞,石见银矿守将,负责银矿的安全问题,不过他并不是现任的守将,而是前任,这一次秦怀玉不但抓了现任的守将,更是将历届守将都给抓了起来——之前说过的,渤海海军区有六万海军陆战队,分为了六个万人队,每一个万人队就有一个万人将带领,而银矿看守一看就是个肥差,于是为了公平起见,尉迟宝庆和秦怀玉商量着就以抓阄的方式,排列了防守次序,按照半年轮一次,如今五年时间过去看了,这六个万人队的第一个轮回已经完成,第二轮也快要结束了。

    也就是说这六个万人将甚至包括下面的军官,全部都参与到了偷矿事件之中去的,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所以这一次秦怀玉将他们全部抓了起来,并且带到了冶炼厂这边,准备统一处决。

    原本在事情泄露之后,陆飞的打算和别人是一样的,就是闭口不言,以沉默来对抗秦怀玉的审问,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家人,然而很可惜的是,秦怀玉既然来了,又岂能没有一点准备?直接就破了他们的打算,并且逼着他们开口。

    “对,我愿意说出我的一切,只求不要连累家人。”

    “我这些年也不是吃白饭的,我和他们的交易都记录了成了账本,如果你可以放过我的家人的话,我愿意将账本交出来。”

    “秦都督,我有罪,我该死,我愿意上刀山下油锅,但是我的家人是无罪的,我愿意坦诚我背后的人……”

    “……”

    果然,有了龚秦几人开头之后,所有人都崩溃了,再也憋不住心中的恐惧,老老实实的交代自己的一切。

    然而……

    “呵呵,现在才交代?晚了!”秦怀玉厉声喝到:“早干嘛去了?实话告诉你们吧,其实你们的供词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重要,殿下早就掌握了你们背后各大势力的底细,也早在几年前就发现了你们和背后敌人的勾当,之所以留了这么久才动手,就是为了引你们上钩,让你们吃饱——呵呵,毕竟这些势力中有一部分是有官方明面上的身份人,如果不能让他们一次性万劫不复,那以后再处理起来可就麻烦多了。

    真正的证据我们在三年前就搜罗齐全了,你们自以为自己很重要的东西,其实对于我们来说只是已经过时了的资料,根本毫无作用,我们掌握的情报比你们可要多的多……

    刚才之所以让你们交代一切,只是殿下宅心仁厚,给了你们一次机会,看看有没有人是真心悔过的……但是很可惜,你们放弃了最后一个机会,不但失去了自己的性命,还连累了自己的家人……你们也别怨恨殿下,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对不住了……行刑!”

    “不!”

    所有人发出一声凄厉的悲呼声,便见刀光闪烁之下,一道道鲜血喷射而起,顷刻间所有人都人头落地,浓郁的血腥味将空气都污染了,鲜血将整个刑场都染成了血红色,所有看到这一切的奴工再也忍不胃中的翻腾,哇的一声吐了出来,然后顺利的引起了连锁反应,所有人都跟着吐了起来,整个刑场顿时间酸臭味和血腥味混杂在一起,让更多的人吐了出来……一时间整个刑场都是‘哇哇’的呕吐声,情形居然颇为壮观。

    “终于解决了,让收拾一下吧,尸体也都烧了吧。”亲眼看着一千多人头落地,即便以杀见贯厮杀的秦怀玉心中也有些不舒服,摆摆手命令手下收拾残局,而他则带人离开了现场。

    “都督……”旁边一个旅帅突然开口问道:“属下有些疑惑……难道这一切真的都是殿下的计谋吗?这手笔也太大了吧?”

    “怎么?你有不同的见解?”秦怀玉瞥了他一眼,这个人是他的近卫长,因此并没有机会参与到这件事中去,算是渤海海军区中少有的活下来的军官了,其余人但凡是参与到这件事的,一个都没有留下。

    “那倒不是,只是觉得殿下的手笔未免太大了一点。”那个旅帅摸着脑袋道:“银矿这边的数额我们也是知道的,一年产银量差不多能达到数千万……这已经是整个大唐一整年税收了,而殿下在其中只占据了两成,剩下的八成都被对手得去……属下虽然知道殿下是为了钓敌人上钩,但这个饵未免也太大了吧?这几乎是在养肥敌人啊。”

    “呵呵,你太天真了。”秦怀玉笑笑,事情哪有那么简单?目前他们看到的一切都只是表面而已,真正的真相则还隐藏在暗中……